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男装技巧

生存环境的变化促使顺德涂料企业必须“出走”

作者:颜色的搭配网 阅读次数: 时间:2019-10-11 09:43:06

核心提示:相距只有273公里,车程不过三个半小时,但从佛山市顺德区到韶关市武江区的产业扩张路,顺德涂料企业却走了已有三年。

三年前,顺德涂料商会名誉会长胡景钊和时任武江区委书记的苏力共同推动了一场震惊涂料界的“产业大转移”,在短短8个月内聚集162家企业签约进驻武江工业园区。

两年前,武广高铁开通,两地时空距离一下子缩短为40分钟。但胡和苏主导的顺德涂料抱团转移武江的道路并没有因此而“平坦”一些,企业入园时间一推再推。

今年2月,苏力,这位来自顺德的选调干部突然在武江的寓所中自缢身亡。消息传来,胡景钊悲痛万分,突发的变故也让这场产业大转移瞬间陷入停顿。苏力在其曾经草拟的一份“遗稿”中写道:“(我)本想为武江做点事,为乡亲做点事,没想到因为执行层面技术性问题弄得如此糟糕……一个关键性的失误导致全盘被动。”

究竟是什么失误,让这场原本都可以皆大欢喜收场的投资盛事变成了一场无法追悔的悲剧呢?

生死大考

生存环境的变化促使顺德涂料企业必须“出走”,寻找新的土地建设新型厂房。

历经50年积累,顺德涂料企业对外扩张发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999年,广东鸿昌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就首先走出顺德,在新会建立新公司。之后随着外地市场份额的增长,顺德涂料企业开始了全国市场的“布局”。

今天,只要打开中国地图,就可清晰看到,顺德涂料已形成了“东进、西突、北上”的路线图。多个企业在江浙、北京、四川等省市买地或租地建分厂。“这种扩张更多是出于降低运输成本,提升市场反应速度的考虑。”顺德一涂料老板说,生产基地放在当地,或许就能实现当天下单,当天经销,解决滞后的问题。

“生于斯、长于斯。”尽管向外扩张的步伐从未停止,但顺德涂料老板很少考虑要连根拔起搬离顺德这片热土。直到有一天,他们发觉,原来适合行业发展的生存环境已经发生根本的改变。

2009年,国家首次换发危化品生产许可证,让整个顺德涂料企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生死大考”。与2006年首次“发证”不同的是,此次“换证”执行了新的建规标准,防火间距要求比旧的标准大大提高,如办公室和生产车间的间距要求从10米扩到30米,生产车间之间的间距要求从6米提升为12-15米。按照这个标准,顺德有八成的涂料企业无法“达标”,拿不到许可的厂家只能停产。

同时,按照有关规定,所有化工企业必须进入专有化工园区生产。但顺德涂料企业厂房建设时间较早,基本散落在各个工业园区中。为此,顺德涂料商会曾向政府要求2000亩地建立涂料生产园区,但受制于日益紧缺的土地资源,园区建设一直没有下文。此外,昂贵的土地价格也让涂料企业难以接受。有企业老板给记者算过一笔账,按照新标准建设一个百亩工厂,仅地价就需三四千万元,加上建厂资金,总成本要达亿元以上。

生存环境的变化促使顺德涂料企业必须“出走”,寻找新的土地建设新型厂房。

抱团入韶

在经历多次挫折之后,涂料老板们决定由涂料商会牵头抱团进行集体转移。

起初,是一两家企业单独出去觅地。高明、三水、鹤山、清远、新会、新兴、南雄、新丰等多个地方都留下顺德涂料老板的“足迹”,但是结果并不理想。

佛山市伊思曼化工有限公司黄景峰说,由于涂料被纳入危化品管理,很多地方都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行业,见涂料就像见到“炸弹”似的。即使是地方政府接受,但单个企业进入一个新地方投资设厂,也面临产业配套难题,最终导致生产成本大幅飙升,仅物流成本上升就可能超过20%。

在经历多次挫折之后,涂料老板决定由涂料商会牵头抱团进行集体转移。作为名誉会长,胡景钊也成为了这场产业抱团转移的“牵头人”。此时,珠三角发达地区开始在后发地区建设产业园区,借助广东“双转移”政策的东风,胡景钊相中了云浮市新兴县,因为该县建设了佛山顺德产业转移工业园来承接产业转移,可提供大量土地。

也正是这个时间前后,苏力通过顺德本地朋友约见胡景钊,希望让顺德涂料企业北上武江设立生产基地。由于心有所属,胡景钊一开始并没有回应苏力的要求。直到一个月之后的2009年6月,胡景钊开始了首次武江考察行程。他惊讶地发现,顺德涂料转移中最为关注的两大因素,武江区甘棠工业园都完全具备。首先是丰富的土地资源,该园区规划面积达9009亩;其次是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园区位于京珠高速、韶赣高速和广乐高速的交汇区域,紧临323国道、北江航道、武广高铁韶关站,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开通后,韶关与顺德之间仅45分钟车程。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一个月内,顺德涂料商会就起草了与武江区共建涂料化工园的合作框架协议。又过了一个月,首批57家涂料企业签约武江工业园,总投资额达15.7亿元,预计产值可达60亿元。半年后,苏力又带领四套班子领导在顺德举行莞韶产业园武江园区第二批项目入园签约仪式,一口气签下99家企业,产品涵盖环保涂料、家电家具、包装印刷等,企业来源则扩展至江门、中山、东莞等珠三角城市。后来经过追加,签约的企业数量达到162个,用地面积超过7000亩,总投资额达68亿元,预计年产值165亿元。

园区梦难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首批签约企业却迟迟无法等来入园的通知。

企业的踊跃参与也激发了当地政府打造武江涂料区域品牌的梦想。

去年3月10日,在2011中国(北京)国际涂料博览会上,苏力率队与中国涂料工业协会签约共建国内首个涂料产业创新示范基地,中涂协也决定在武江建设面积达20亩的中国涂料研究开发中心。按照武江区的设想,落户这个片区的项目也将摒弃简单的异地转移和原厂复制,从厂房规划、设备配置、工艺流程、研发能力等方面全面进行升级转型,最终将基地打造成涂料产业高新技术项目汇聚的平台。

但相比这种“大抱负”,工业园区建设却一直进展相当缓慢。记者翻查资料发现,2010年元旦过后不久,武江区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近期将尽快启动园区的通平工作,以完善的基础设施,迎接首批以环保涂料为主导的57个项目入园建设。”

但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首批签约企业却迟迟无法等来入园的通知。原因只有一个:园区用地指标没有解决。这一等就是1年半。直到2011年中,胡景钊才接到武江区的电话,告知第一期1120亩土地指标已获批准。尽管这一数字与整体7000多亩用地相距甚远,但总算聊胜于无。

由于用地指标花费时间过长,当地土地成本在过去两年内大幅上升。顺德涂料商人发现,当地土地出让价格最低已经涨到每亩13.4万元,这与第一批签约时定下每亩3.8万元价格相差甚远。尽管如此,武江区承诺,多交的土地金将在项目投产三个月内退还,同时该区也将承担因退款导致的25%所得税负担。

\

但当首批20多家企业正忙于准备进驻园区事宜时,意外再次发生了!武江区人大常务副主任、原负责招商引资工作的武江区副区长王敏告诉记者,去年9月前后,当涂料企业的设计图纸交到环保部门后,政府发现项目环评碰到了环保政策的“刚性条款”,无法通过审核。

王敏所说的“刚性条款”是指,按照国家环保条例规定,涂料企业与居民区每个居住点的卫生防护距离不少于600米。“在国外,很多涂料企业在居民住宅旁边就可以进行生产。”王敏说,但国家对涂料适用标准是解放初期学习前苏联制定的,当时涂料生产工艺还很原始,并且多数是手工生产,以家庭作坊为主,如今很多涂料厂都可以数字化、自动化生产了。

实际上这并不是涂料企业头一次遭遇“标准”问题。胡景钊告诉记者,涂料虽然重要,但从整个国家来讲属于小行业,因此涂料行业的安全生产许可标准是套用石化产品等危险化学品的标准而来的,导致很多企业吃了“哑巴亏”。

记者发现,在武江区建设涂料基地过程中,由于涂料被纳入危化品管理领域,有关的环保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为此,武江区曾于2010年7月在顺德举办涂料产业政企高层培训班,特邀华南理工大学两位教授,讲授涂料企业如何在省“双转移”中,依靠科技进步,实施节能减排,清洁生产,实现产业绿色转移,抱团升级。武江区四套班子及党委中心成员领导均参加培训。

此外,武江区科技局也曾举办涂料化工产业专题科普讲座,希望引导当地干部对涂料化工建立科学、正确的认识以及普及涂料化工基本知识,消除对该产业的误解和错误解读,为涂料化工基地的建设扫清认识上的误区并正确指导今后的园区建设。

迟到的土地

一切似乎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时间却已经过去了三年,而所有的成功,苏力已经没有办法看到。

\

为了确保武江区涂料化工园的安全环保生产,苏力多次与胡景钊商量,要求企业不能简单原厂复制,一定要选用先进设备,创新升级、清洁生产。为此,苏力去年下半年专程到北京赛德丽公司和顺德金宝力公司两家涂料生产设备厂家考察,并与胡景钊商定在今年春节后让这两家公司为赴武江区的涂料企业进行产品推介。王敏说,韶关市环保局最大限度开了“绿灯”,表示只要武江区承诺将园区内的居民逐渐迁走,就可以先让企业提前入场建设。

但苏力并不敢也无法突破这一环保红线,于是准备与涂料企业说“分手”。作为顺德干部,苏力非常看重自己的诚信,他反复揣摩并亲自撰写了一份与涂料老板沟通的讲话稿。他写道:“我这辈子最珍惜的是朋友,最重视的是守信。想不到今天年我却在这次招商工作中写下了人生最失败的一笔。面对众多的父老乡亲,我不能让大家在武江这片热土上发展,我最痛心,最无奈。”

“在座的乡亲们,乡里乡亲,本想为武江做点事,为乡亲做点事,因为执行层面技术性问题弄得如此糟糕,我自己万分愧疚,诚恳地跟大家说声对不起。”苏力写道,“希望大家不要太为难我的同事,他们白忙活了三年。他们泪水都出来了。希望大家也不要太为难武江,毕竟我们是无意之过,一个关键性的失误导致全盘被动。”

他继续写道,“今天,因为卫生防护距离的原因,因为无法拆迁的原因,万分歉意地要和涂料企业分手,我们的心都碎了,这一个多月来,我都彻夜难眠,不断地想办法,但迄今确实没有办法了,我自己也接近崩溃的边缘了,希望大家理性地看待,同时也对涂料商表达最深的歉意,对胡会长表达最深的歉意。”

但苏力自己并没有理性看待,还没等到沟通会召开说出上述话语,他自己就在寓所里自缢身亡。消息传来,胡景钊和涂料企业老板为之震惊,在悲痛之余心中也充满着极大的焦虑和疑问:“苏力之后,武江涂料生产基地何去何从?”

为此,胡景钊曾多次咨询武江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被告知等武江区处理完相关事宜后才能有答复。期间,韶关市启动了东莞(韶关)产业转移工业园扩园环评工作。根据3月1日公布的公众参与第一次信息公示,甘棠工业园调整为“重点发展装备制造的基础上,辅助发展环保涂料等产业”,龙归工业园也调整为发展装备机械制造、环保涂料、区域性物流中心、园区物流中心。

随后,武江区给出了“退、转、进”三个路径,涂料企业可选择退出园区,其次是就地转产,第三是政府协助进入其他园区。“无论是哪条路,都不好走。”胡景钊和涂料老板们都这样认为。退下来,虽然有形的损失看上去不多,但损失掉的机会成本很高。

一番调研之后,韶关市及武江区政府正式决策:提供1080亩土地满足首批签约企业入驻需求,龙归片区由于开发条件仍不成熟,第二批94家企业将不能入驻,企业如果愿意,政府可协助分流至南雄、翁源等地。但首批企业必须接受土地价格、用地规模和选址的调整。

7月初,武江区政府最终决定把入园企业土地价格从原来的3.8万元调整为8万元,提价超过一倍,其它承诺的条件则一律不变,目前相关土地的“招拍挂”程序正在紧锣密鼓进行。

一切似乎已经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时间却过去了三年,而所有的成功,苏力已经没有办法看到。?

\

点评:为了确保武江区涂料化工园的安全环保生产,苏力多次与胡景钊商量,要求企业不能简单原厂复制,一定要选用先进设备,创新升级、清洁生产。

本文链接:生存环境的变化促使顺德涂料企业必须“出走”

友情链接:

心经结缘 大悲咒功德 大悲咒